债务引发恶性循环 盛运环保已命悬一线

摘要:昨日晚间,深陷债务危机的盛运环保(300090)再一次公布了它的偿债进展。爆发债务危机后,公司目前已成功追回现金5330万元;通过关联方实物资产抵债解决约4.85亿元(正在评估);通过关联

昨日晚间,深陷债务危机的盛运环保(300090)再一次公布了它的偿债进展。

爆发债务危机后,公司目前已成功追回现金5330万元;通过关联方实物资产抵债解决约4.85亿元(正在评估);通过关联方对外所持股权/股票抵债解决约1.74亿元。已合计解决约7.123亿元的债务问题。

可惜的是,这些解决的债务跟盛运环保背后庞大的窟窿相比仅是冰山一角。根据昨日的信披《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显示,目前公司仍然有多达84笔逾期债务未能清偿,合计金额高达48.41亿元。


除此之外,盛运环保还存在大量的对外担保和资金被占用的情形。根据最新公告显示,公司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盛运环保资金16.56亿元,经营性占用资金4.85亿元,合计21.41亿元;其他非关联方共计占用公司资金15.46亿元。但截至2020年1月,以上款项均未清偿,实控人开晓胜也未代为清偿。

短债长投引发恶性循环

盛运环保成立于1995年,2010年创业板上市。公司专注于垃圾焚烧发电、智慧环卫以及为危废治理业务。2015年,公司市值一度达到173亿,也一度是环保明星股。

曾经的环保巨星为何沦落至这般田地,这还要从公司的转型开始说起。

上市之初,盛运环保主营业务为输送机械产品和环保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为带式输送机和干法脱硫除尘一体化尾气净化处理设备。2012-2014年,盛运环保分三次收购了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环保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科通用)100%股权,开始转型垃圾发电领域。

2014年年底,公司将持有的盛运重工70%的股权、新疆煤机60%的股权和部分输送机械相关资产作价3.42亿元出售给刚成立不久的关联方还是润达机械。2017年3月,公司将盛运重工剩余25.78%的股权以1.0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润达机械,彻底剥离了输送机械业务,开始专注垃圾焚烧领域。

然而,国内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基本上是采用BOT模式建设,工程的建设需要多项审核和批准,项目开工的前期时间长,且投资规模巨大,回收周期长。在完成中科通用的收购之后,盛运环保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发展垃圾发电项目,据悉,盛运环保在2016、2017年年间,公司平均1个月能签下约2个项目。盲目借债扩张,占用了上市公司大量的资金。

围绕垃圾发电项目,盛运环保在2016年初定向增发募集了18.32亿元,用于偿还借款和补充流动资本。此外,公司短期借款从2015年年初的7.67亿元增加至2018年年底的12.55亿元。

短债长投,这是企业经营的大忌,一个微小的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牵动整体链条的运营。2018年1月12日,盛运环保发行了一笔超短期融资债券“18盛运环保SCP001”,按照约定,这笔债券于2018年10月9日到期,需兑付本息合计2.15亿元,随着到期兑付日的来临,公司却因流动性紧张,未能支付本息。

上述债券的违约直接触发了公司另一笔债券“16盛运01”的加速清偿条款,按照条款规定,公司需要在2018年10月11日之前兑付本息共计5.39亿元,加速清偿条款的触发令盛运环保的境况变得更为糟糕。

随后多项的债务都涉及加速清仓,而盛运环保为了弥补债务,公司经营状况持续恶化,由于陷入较大债务危机,流动性严重不足,公司项目建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经营十分困难。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