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电专访丨曾景海:压减燃煤改善空气质量

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改造是北京治理大气污染、改善空气质量的重要举措之一。10月份,北京市细颗粒物(PM2.5)浓度为44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22.8%;1~10月,本市PM2.5平均浓度为49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8.3%,两项数值均为有监测以来历史同期最低。燃煤排放的标志性污染物二氧化硫浓度下降至6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25.0%。近日,记者就北京市目前的压煤效果等相关问题采访了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大气环境管理处副处长曾景海。

  记者:请介绍一下今年清洁空气行动计划的总体情况。

  曾景海:今年是北京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改造的收尾年,对剩余的8家27台燃煤锅炉进行了清洁能源改造,共涉及1720蒸吨,主要分布在延庆、平谷、密云。改造完成后,北京市基本实现无燃煤锅炉,城镇集中供热基本实现清洁取暖。燃气锅炉低氮改造已于去年完成,今年以查缺补漏、执法督促为主。

  今年的重头工作是“煤改电”,在北京市政府的领导下,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积极开展“煤改电”工作,完成了450个村的“煤改电”任务,平原地区实现了基本无煤化。

  记者:实施北京市清洁空气行动计划以来在环保方面的成效如何?

  曾景海:随着能源结构调整,燃煤锅炉清洁化改造收官,散煤清洁能源替代继续推进,总体上二氧化硫持续下降,可以说,压减燃煤对空气质量改善的贡献是持续性的。

  北京市的排放污染物中二氧化硫几乎全部来自燃煤,追踪二氧化硫的浓度变化可以反映北京压煤措施的有效性。从2012年到2017年,北京市二氧化硫浓度从28微克/立方米下降到8微克/立方米,预计今年会更低,二氧化硫浓度得到了有效控制。我们请清华大学进行了一项研究,对北京市PM2.5来源进行解析,发现综合压煤措施在过去5年对PM2.5下降的贡献达到40%左右。

  根据今年北京市对新一轮的细颗粒物(PM2.5)来源解析,北京市全年PM2.5主要来源中本地排放占三分之二,区域传输占三分之一。此次研究的主要结论表明,北京市全年PM2.5主要来源中本地排放占三分之二,本地排放贡献中,燃煤源仅占3%,排在最后一位。从本地排放来源贡献的变化来看,各主要源对PM2.5的绝对浓度贡献全面明显下降,其中燃煤源下降幅度最为显著。上一轮于2014年发布的PM2.5源解析,当时燃煤在本地污染贡献排第二位,占22.4%。本地排放移动源的贡献最大,占45%,主要是在京行驶的柴油车。

  记者:北京市“煤改电”的情况和对空气质量改善的作用如何?

  曾景海:核心区和城区“煤改电”方面,北京生态环境局每年与北京电力进行改造计划的对接,确定改造户数、面积等,在施工遇到问题时,生态环境局也一同进行协调推进。在政策方面,由北京市发展改革委牵头,生态环境局协同推进相关补贴政策的落实,比如10千伏以下电网投资的补贴等。北京电力在“煤改电”实施过程中严格按照规范推进工程,工程质量得到了保障。

  针对“煤改电”,北京市制定了一系列保障政策。在建设过程中,电网投资主要由北京电力负责,市政府按照固定资产投资给予30%的补贴;采暖设备购置中,市区两级政府各给予三分之一的补贴,居民只承担三分之一,有些区的补贴力度还更大,居民几乎不需要出钱。在运行过程中,“煤改电”用户享受0.3元/千瓦时的峰谷电价,并且市区两级政府各给予0.1元/千瓦时的补贴,谷段时间由原来的8小时增加到12小时。

  散煤燃烧对空气质量的影响很大。散煤燃烧会产生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等污染物,且一般通过小煤炉燃烧,无法加装末端处理设施,污染物直接排放到空气中,排放高度较低,容易在近地面产生污染,对空气质量的影响比较大。散煤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等是PM2.5生成的前体物。“煤改电”自2003年开始,从核心区、文保区向全市普及,对于压减燃煤、提高空气质量有重要意义。

  记者:从环保的角度,北京市的能源结构理想状态是什么样?

  曾景海:从环保的角度,我们希望污染物排放越低越好,但也要兼顾能源安全,在技术突破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能源减排,增加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的占比。

  2017年煤品在北京市初次能源中的消费量仅为490.6万吨,在初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为5.7%。与其他国际都市相比,这种能源消费结构已经比较优化。下一步需要加强监管,防止小煤炉、散煤反弹。在燃油方面,目前还有一些小型燃油炉,虽然已经采取了一些治理措施,但如果能替代成更清洁的电或者天然气,减排效果更好。

  北京的清洁取暖改造主要是煤改电、煤改气两个方面。对比燃煤和天然气,燃煤同时排放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二氧化硫是燃煤独有的特征,而且氮氧化物排放也是较高的。天然气的好处是颗粒物和二氧化硫排放非常低,但是氮氧化物还是有排放的,所以对天然气要采用低氮燃烧技术。从大的发展趋势来看,今后我们不仅要重视污染物减排,还要重视碳减排,两方面综合考虑,争取在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方面实现突破。

  对比“煤改电”和“煤改气”,如果仅从北京考虑,改电更彻底、更清洁,对北京市本地是零排放。但从整体大区域考虑,电厂在当地也有排放,因此,我们既缺不了电,也缺不了气,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地选择。 

相关产品

评论